以前没仔细看过乔布斯的传记,对“现实扭曲力场”这个词也不太熟悉,前一段时间听了老罗的演讲注意到了这个词,原来是说乔布斯。

开场

疯狂,完美主义,掌控世界的欲望与行动力同样强烈。他一出现,周围便会形成强烈磁场,他的话一经出口,便绝不容任何质疑;不论其计划、设想或幻想是多么愚蠢或多么不切实际,都要求所有人一定做到……也许有人认为他“疯了”,但是他确实让苹果公司所有产品的细节都在他要求的期限内梦想成真。他强大的人格磁场就是让他拥有一种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力量,这一点在他个人的履历中,也屡屡奇妙地应验。可以说那是一种——现实扭曲力!

启示1——直觉

在美国最贵的高校之一里德学院校园里,乔布斯光脚走路、下雪天穿凉鞋,他蓬乱着头发,怀揣本《活在当下》(Be Here Now),受一本名叫《一座小行星的新饮食方式》书的影响,发誓不再吃肉,并且有着极端的饮食习惯,比如催吐、禁食,或者连续几个星期都只吃固定的一两样食物,比如胡萝卜或苹果,他甚至早在高中四年级时就开始服用大麻和致幻剂……
只上了6个月的课,他便退学。“我不知道我真正想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学能怎样帮助我找到答案。但是在这里,我几乎花光了我父母一辈子的全部积蓄。所以我决定退学,我觉得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他说。
他从此没有了宿舍,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冬天穿着羽绒服住在自己以每个月20美元租下的没有供暖的车库里;每天都靠去捡卖5美分的可乐罐以换回食物果腹;为了吃到一周内唯一可吃得到的好一些的饭菜,每周日的晚上,他要走7英里的路程,横穿波特兰市,到Hare Krishna神庙吃免费的素食。当他需要钱的时候,就去心理学系的实验室,维护那些用于动物行为实验的电子设备。
“不能否认,我当时确实非常害怕,”但多年后回头看“退学”的决定,乔布斯由衷地感到庆幸,“那的确是我这一生中最棒的一个决定。”他的退学并非因为对学业倦怠,而是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选择更热爱的课程。“Stay hungry,stay 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就像他一直所遵从的格言。
“我跟着我的直觉和好奇心走,遇到的很多东西此后被证明是无价之宝。” “当然我在大学的时候,或者后来我进行的印度之旅时,还不可能把这些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但是当我10年后回顾这一切的时候,真的豁然开朗了。你在向未来展望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必须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因缘……这个过程从来没有令我失望,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与众不同。”

启示2——信仰

他30岁生日时,苹果公司的市值已超过20亿。
这时的乔布斯频频登上《TIME》或者《新闻周刊》的封面,但他依旧沿袭着学生时代的习惯:光着脚拜访客户,甚至会在开会时为了集中精神将洗脚盆放到会议桌下边泡脚边开会;坚持一周只洗一次澡;他拒绝使用任何形式的香体剂,因为他认为他的素食主义可以让他远离一切体味……他脾气很坏,属下递来的设计图他看也不看就丢回让其重做,只因“我知道他们会做得更好”;他少年得志的张狂惹怒了大多数人,但他激动之时却常常像个任性的孩子般咒骂、哭泣;他用一句极具煽动性的“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抓住机会改变世界”请来了百事可乐的高管斯卡利,两年之后又因为双方意见不合而密谋“政变”,妄图将斯卡利一脚踢走……
可是,“政变”被泄密。乔布斯还记得在那天的高级职员大会上,他得意地穿着量身订做的威尔克斯•巴什福德西装,却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他人占据。他尖酸地对斯卡利说:“你真应该离开苹果公司。”面色苍白的斯卡利说:“我还是史蒂夫,你们选吧。”人们缓缓地举起右手,将自己手中的票投给了斯卡利。
1985年那个夏天,他30岁,被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董事会炒了鱿鱼,成为硅谷有史以来最大的“笑柄”。
他卖掉了苹果的绝大部分股份,只保留了一股。这样当他愿意时,便可去参加股东会议。“我当时没有觉察,但是事后证明,从苹果公司被炒是我这辈子发生的最棒的事情。因为,作为一个成功者的负重感被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轻松感所重新代替,没有比这更确定的事情了。这让我觉得如此自由,进入了我生命中最有创造力的一个阶段。”
众所周知,他随后创建了NeXT,后来又买下了皮克斯,1995年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上映,那是世界第一部电脑动画电影。1996年12月2日,乔布斯在时隔11年后,再次走进了苹果位于库比蒂诺的办公室。在管理层会议室,他向台下满心期待的人们展示了NeXT。如同他被炒鱿鱼之前那次一样,他又一次在会议室那块白板上狂写乱画,而这次他是在讲计算机系统的4次浪潮,以及NeXT作为这次浪潮的顶点出现。随后,苹果收购了NeXT。他被那些当初洋洋自得将他扫地出门的人们“请”了回来。
有些时候, 生活会拿起一块砖头向你的脑袋上猛拍一下,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失去信仰。

启示3——清空

2003年10月,死神第一次向他亮出了黄牌。那天早晨7点半的检查显示,他的胰腺有一个肿瘤。他当时甚至不知道何为胰腺。医生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至多还能活3个月到6个月的时间。他被告知回家安排好一切。“那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程序,那意味着你要把未来10年对你小孩说的话在几个月里面说完;那意味着把每件事情都安排好, 让你的家人尽可能轻松地生活;那也意味着你要说永远再见了。”
胰脏之后,轮到了肝,癌细胞继续嚣张地做着扩散和吞噬的运动。从少年之时,他便自认不会在人世太久,于是多年以来一直在拼命做事,仿佛一直在与死神争抢时间。当还是17岁的少年时,他读到了一句话:“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去生活。”也许正是这句话改变了他的生活。“从那时开始,我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我会不会完成我今天想做的事情呢?”
他与死神做了笔交易,作为一个平时并不完全尽责的父亲,无论如何要看到2010年6月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这个信念支撑他挺过了2009年。
还有他脑海中一直让他止不住心跳加速的产品。在他被死神宣判的日子之后,他又奇迹般地活过了7个多年头,iPhone,AppStore,iPad,iCloud……他最华丽、最重要的作品都密集地诞生于2004年那次癌症手术之后。
然后,在2011年10月5日的那个午后,他的人生就像开关一般被“啪”地关掉。在他活着的时候,他改变了世人对数码产品的认知;他离世后,他改变了世人对改变自己命运的认知。
他将一直在改变着这个世界。